失败的小说家都在学习社会学。

画框、壶柄与风景:齐美尔与物的美学生态学

「形式主义者」与「历史主义者」之间的争论已偃旗息鼓,前者对视觉、文学和声音对象的内在机制感兴趣,后者则从意识形态、话语和社会的棱镜中观看艺术。正如我在别处所说 (de la Fuente 2007; 2010a; 2010b; 2015),近来的研究重......

在坡道上

十四岁那年,为了庆祝一百一十周年校庆,家附近的大学开始翻新图书馆,据称将扩大一倍,一跃成为全省第三大馆。工期赶紧,从六月到八月,整个暑假里每小时都有好几辆蓝色红色的卡车拖着材料爬上南侧山腰,半小......

齐美尔的壶柄:一项历史的和理论的设计研究

摘要:通过分析齐美尔的《壶柄:一项美学研究》(Der Henkel. Ein ästhetischer Versuch)一文,本文旨在为事物的意义之历史做出贡献。在齐美尔身后,布洛赫与阿多诺的批评已经改变了我们对齐美尔的理解,使我们将齐美尔的文本整合进一种......

某二十九年的扭蛋機

一 一個人路過南苑時,我常聽見貓的聲音。 我曾向女友說明過關於貓的事情。那天我們在城裡一家酒吧喝酒,她點了兩杯樹莓味的啤酒,味道酸澀,身旁兩個男人一直在叫嚷,她就這麼喝到半醉,似笑非笑地搭在我身上......

破碎故事之心:《精神分析引论》中的灵魂与躯体

失误与失范:过失的社会心理学 在《精神分析引论》开篇,弗洛伊德作出了诸多反驳,也立下了不少要点。然而无论是说明物理、化学与生物学无法解释「复杂的有机体最后发展的结晶」1,还是指出心理过程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