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小说家都在学习社会学。